icon
当前位置:

核心环保督察组:大理对洱海周边旅行发展管控

洱海位于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,为全省第二大淡水湖,是苍山洱海国度级天然保护区的主要组成局部,也是大理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。

――洱海水质近年来呈降落趋势。2017年,洱海部门沾染物年均浓度较2015年上升,其中总磷上升27%,化学需氧量上升11%,总氮回升10%,综合营养状况指数上升8%,藻类细胞数上升68%,高锰酸盐指数上升9%。2016年跟2017年,洱海水质类别均评估为Ⅲ类,连续两年未达到水环境功能区Ⅱ类水质请求。

原标题:中央环保督察组:大理对洱海周边旅游发展管控不到位

大理市擅自允许在洱海保护操纵区对城市个人住房进行改建、重建或拆旧建新,违背《洱海海西保护条例》和《洱海保护管理条例》的规定。2015年、2016年大理市审批环洱海拆旧建新高达4713户,为餐饮客栈无序发展火上浇油,导致大批生活污水直排环境。2016年6月,大理翻新工业园区发改局在未查明企业违反国家产业政策的情况下,为大理市瑞泽建材厂页岩实心砖生产名目出具《投资项目备案证》,工作不严不实。该厂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于2017年4月擅自恢复生产,但大理市国土、林业、环保等部分及凤仪镇政府不及时制止。洱源县小水坝石料加工有限公司石灰岩矿涉嫌私挖盗采,但洱源县政府及领土等部门长期监管失察。

――洱海周边游览发展管控不到位。大理州“十二五”“十三五”波及洱海流域旅游产业发展规划,未依法发展环境影响评估,州政府存在违规审批旅游打算的情况。2016年核心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指出的“苍山洱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不依法报批旅游发展计划,在掩护区范围内发展旅游活动”问题,至“回想看”进驻时尚未整改。大理市、洱源县组织编制的多项旅行发展规划未充分考虑环境承载力,部分名目与洱海维护恳求不符,洱海流域旅游发展处于无序状态。

督察组指出,2013年至2016年,洱海流域餐饮客栈浮现“井喷”,大理州、市(县)两级政府及市场监管等部分重视不够,对遵法建设问题执法不严,监管不力。截至2017年4月,洱海流域中央区内共排查在建违章建筑1084户、餐饮客栈2498户,其中1947户证照不齐。违章建造跟违规餐饮客栈,侵略大量洱海湖滨带,损害洱海生态环境。

据生态环境部官方微博消息,中心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今日向云南省反馈“回首看”及专项督察情形时指出,洱海生态整改的重要问题有,洱海周边旅游发展管控不到位、洱海流域非煤矿山损坏生态、洱海水质近年来呈下降趋势等多少方面问题。

督察组发现,洱海生态整改的主要问题有,洱海周边旅游发展管控不到位、洱海流域非煤矿山破坏生态、洱海水质近年来呈下降趋势等多少方面问题。

――洱海流域非煤矿山破坏生态。经排查,洱海流域内57家非煤矿山中,有9家违法生产、27家取消关停不彻底、19家未开展生态恢复或恢复成果差。大理市政府出台的《大理市对来料加工企业的处置见解》,将整治企业恢回生产的审核把关权限下放至乡镇,以至本该彻底关停撤消的非法企业得以去世灰复燃。大理市瑞泽建材厂凤翥页岩矿等企业,在已责令关停的情况下,长期以来料加工之名行违法出产之实,以清理山体塌方为由擅自私挖盗采。大理市创世新型页岩砖厂等企业,在未办理水土保持、环保等手续的情况下长期守法生产,对环境保护部门责令改正违法举动的要求置若罔闻。

(责编:蒋琪、曹昆)

2016年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指出,云南省对高原湖泊管理保护的长期性和复杂性意识不足,工作系统性和科学性不够,部门政策措施没有严厉落实,规划目标未能如期实现。部分湖泊“边治理、边破坏”“居民退、房产进”,民众反映强烈。其中,大理州等地部分造作保护区及重点流域存在违法开发建设问题。云南省督察整改规划清楚:严格贯彻实行《洱海保护管理条例》,强力整治洱海流域乡村建房和餐饮客栈经营运动,踊跃尺度和引导洱海流域旅游产业发展,遏制洱海水质高锰酸盐指数回升的趋势。

2018年4月,云南省督察整改落实进展情况反应,2017年4月大理州开启洱海保护管理抢救模式,对洱海流域排查出的违章修筑进行了整治,对中心区内的餐饮客栈进行关停收拾,并加快洱海环湖截污一、二期工程建设。